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圖片新聞

黃河鄉的故事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20-09-02 09:08    編輯: 馬燕燕         

冰雪還未完全消融的日格措。

牧民救助的麝。加羊多杰供圖

日格措邊偶遇生態管護員。

招鷹架上的鷹,此時距離我們只有一米。

橋頭搭建的鷹巢。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張多鈞 姚斌攝

  今天的三江源,救助野生動物的故事時有發生,野生動物成為了牧民的伙伴,他們是生活在同一片草原上的共同體。我所要講述的是發生在黃河鄉的故事。

  5月14日上午,從瑪多縣城出發,前往黃河鄉看黑頸鶴的新家,因黃河鄉黨委書記多太有個臨時會議,他讓黃河鄉生態管護站干事加羊多杰帶我們前去。同行的還有李友崇,他既是一名黃河源園區的司機,更是一名攝影師,他用30多年的時間,記錄著黃河源的自然地理、人文生態和社會變遷,對于我們要去的黃河鄉,他自己都記不清已經去過多少趟了。

  車子去往黃河鄉的砂石路上,草原上的積雪還未融化。沒過多久,遠遠望見一大群藏野驢、黃羊,還有牧民家的馬,它們一起啃食著還未返青的草。這是一幅多么和諧的畫面。雖說藏野驢和黃羊在草原上隨處可見,出于職業習慣,我們還是決定停車,遠遠觀察,將鏡頭拉到最大拍幾張照片。

  繼續出發,加羊多杰在車上講述著發生在黃河鄉救助野生動物的故事,講述黃河鄉的野生動物,講述黃河鄉特有的黑狼。

  “車速慢一點,停一下,再稍微往前一點。”車子停穩后,加羊多杰讓我往外面看。

  “看什么,外面什么都沒有啊,草原上也沒看見野生動物啊!”

  “看你右面的桿子上。”

  我搖下車窗,看到一根豎著的桿子,桿子的中間是一個鷹巢,一只鷹緊緊地盯著我,而我和鷹的距離就一米多。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草原上的鷹,它的眼睛犀利有神,和在動物園或者籠子里看到的鷹有天壤之別,以至于看得出神忘記了拍照。當我舉起相機準備拍照時,它已展開翅膀飛走了。

  我問加羊多杰,鷹巢那么低,而且還在路邊,來往車輛是否會驚擾它。這個季節正是鷹孵蛋的時候,來往車輛要是驚飛它,焐熱的蛋則會涼掉,如此反復,蛋最后將會成為水蛋。

  “不會的,鷹已經習慣了,只要不停車。牧民也不會刻意停車去看鷹巢,除非是外面來的游客。”加羊多杰說。

  沒走一公里,到了一座橋,加羊多杰又將車叫停,他走到橋欄邊,指著下方橋梁凸出的位置,那里也有一個鷹巢,鷹不在家,鷹巢里有三個蛋。鷹巢的底部是鋼筋焊成的框架,這是黃河鄉生態管護站專門做的,為防止鷹巢掉到河里,加羊多杰說以前發生過這樣的事情。

  橋頭也有一個招鷹架,一只鷹靜靜地臥在巢里,眼睛觀察著四周,天空中一只鷹在盤旋,不時發出鳴叫,加羊多杰說這一對鷹是夫婦,我想天空中盤旋鳴叫的那只鷹是在向我們發出警告。

  我們迅速離開,一路上看到了許多這樣的鷹巢,看到有鷹孵蛋的鷹巢,我們不敢多做停留,迅速離開,這是底線,盡可能不影響鷹孵蛋的過程。

  一路走一路看,看黃河鄉的山水草原,看生活在草原上的生靈,不一會,天空飄起了雪花,遠遠看見一個非常大的湖泊,冰面還未解凍,低沉的云連接著遠處湖泊的冰面。湖泊的周邊是一個個小湖,湖水已經解凍,用望遠鏡望去,可以看到湖邊上幾只黑頸鶴在閑庭信步。

  加羊多杰介紹,我們眼前的湖叫日格措,日格措的西面還連著一個比日格措更大的湖,叫崗納格瑪措,湖中央有一個湖心島,每年夏天,島上是密密麻麻的鳥,黑頸鶴、斑頭雁、赤麻鴨……數都數不過來,而到了冬天,湖面結冰后,湖邊的牧民會將牛羊放牧到湖心島上。

  遠遠指著湖中黑頸鶴的巢,加羊多杰說:“之前我們管護員反映,湖水上漲時將黑頸鶴的巢沖散了。去年冬天,趁著湖水結冰,我們在湖中用鋼絲為黑頸鶴筑了新家,相比過去容易被淹沒的鳥窩,新家顯然更高也更堅固。”

  為了不讓黑頸鶴遷徙歸來有所察覺,管護員特地把之前的鳥巢,重新安置在筑起的新家中。現場通過望遠鏡觀察,黑頸鶴已經完全適應了自己的新家。

  中午的時候,我們來到了唐格瑪村一戶牧民家中,男主人不在家中,只有女主人熱俄措和她的三個孩子。熱俄措燒了奶茶,我們車上帶了餅子和牛肉,中午飯還沒吃完,加羊多杰召集的唐格瑪村的生態管護員們,已經騎著摩托車從四面八方趕來。

  黃河鄉唐格瑪村共有151戶504人,村里的生態管護隊有156人。趕到熱俄措家的這些管護員,幾乎人人都有救助野生動物的經歷,這樣的事情在他們看來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,他們你一句我一句,講述著救助野生動物的故事。

  才讓說,去年7月份,他救助了一只陷在濕地中的小白唇鹿,這只白唇鹿出生還不到一個月,救助出來后發現腿上受傷,帶回家養了幾天,腿上的傷痊愈后,便放回鹿群。

  白白說,去年他和其他管護員,安裝了6個招鷹架和1個黑頸鶴的窩,招鷹架都有鷹入住,黑頸鶴的窩旁邊還裝了防狼器,防止狼群偷吃黑頸鶴的蛋。

  吾才說,5月6日下午,發現8匹狼圍獵一只藏野驢,他將狼群趕走,將受傷的藏野驢趕到自家草場,受傷的藏野驢3天后才離開了。

  ……

  黃河鄉寫滿了這樣的故事,甚至還有野生動物襲擊家畜的故事。加羊多杰說,去年一年,黃河鄉有110頭牛、300多只羊、70多匹馬,或是被野生動物咬死,或是吃掉,平均每天有3到5頭藏野驢被狼群吃掉,狼群也是十幾匹的出現,牧民加保家中,光今年就有12匹馬被狼群咬死或吃掉了。

  捕食或被捕食,每天都在上演,這就是大自然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。在黃河鄉,牧民自發救助野生動物,始終在進行中。(張多鈞 姚斌)

新浪彩票网-网投首选